对话车轮中国驾培行业的新时代大门才刚刚开启

中国驾培行业的变革之路道阻且长。

一路走来,中国驾培行业从过去的“以师带徒”模式发展到现在的“训考分离”形式经历了漫长的改革和转变,直至国家出台相关的政策并和行业相关企业一起努力规范行业的发展和行业业态,才使驾培行业逐渐走向正轨。

在这个不断学习的过程中,中国国家体至少展现出三方面的形象。

(车轮大市场及运营负责人赵凯)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始终在四个重要议题上保持长期关注:一是如何保持共产党领导地位的稳固性;二是如何维持国内政治秩序的安定;三是中国政治体制如何在经济发展中扮演积极角色以及发挥积极作用;四是如何满足社会对于政治参与及权利保障等方面的更高要求。

黄涛:车轮驾考通每年有1500万的学员,我们把这些接近一半没报名的学员,精准推送到、对接到合作的驾校,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帮助他们扩大生源、帮助他们招生。在跟驾校接触过程中,我们发现他们作为个体,比如跟金融公司、互联网公司等合作的过程中,其实是比较乏力的,因为他们的体量太小,车轮作为中间的一个赋能方,通过将互联网跟驾培行业有接触点的这些公司聚拢起来赋能给教练和驾校,这是他们原先做不到的。

当然,尽管流量红利消失,每个细分领域都还有机会,比如新车、二手车。所以车轮也一直在思考这样的问题,我们未来如何以更好的方式服务用户,或者说为公司创造更大的利益。

然而,为更好地理解今日中国国家体的多面性,我认为我们首先需要回顾中国在过去七十年中所经历的过往。而这些过往的实践乃是真正实质性地塑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键因素。

我观察,对待香港社会当前状况,他们便是采用了如此的方式。当我们以更宏大、更全面的历史的视角来看待香港今天发生的事情、乃至看待“一国两制”这个政治构想之时,我们会意识到这并非是一个仅仅为了解决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问题而采取的暂时性措施。

12月5日,在车轮2019年度(第二届)“中国好教练”颁奖盛典上,车轮大市场及运营负责人赵凯通过赋能行业、典范力量、社会价值三个维度的分享来阐述本次活动的意义,阐述了车轮在驾培领域布局的“五大平台一个生态”,并呼吁全行业乃至全社会聚焦“安全”问题,希望通过本届赛事评选让更多人意识到在学车过程中道路交通安全文明教育的重要性,以及教练所肩负的社会责任。

再者是互联网本身这个工具对驾培行业的帮助是有限的,这在于驾培行业以线下训练为主的特殊性。除此之外,复合型人才的短缺是驾培行业的痛点。普遍来看,驾培行业从业者对培训很了解,但对于他们而言,接触、深度了解并应用好互联网工具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

第三个面向是学习者,一个认真学习在越来越复杂的文化环境中如何去管理社会的国家。这个学习过程正在进行之中,而且主要依靠自学和不断尝试。

香港外国记者会1943年成立于战时的重庆。在那次世界大战中,中国人民同美国、英国、法国、俄国及许多国家的人民一道,并肩抗击一小撮军国主义政权。

第三,中国已逐步从一个以农业经济为基础的传统社会,转变成为一个以知识经济为基础、城镇中产阶级为主体的现代化社会,当然这个发展过程尚在进行之中。中国政府也在不断学习如何管理一个繁荣的、多元文化的现代中国社会。

我将处于这个转型过程中的中国国家体,称为一个“学习型政权”。中国共产党在过去七十年中所取得的最核心经验,就是认真从实践中学习如何治理一个日渐现代化、多元化和去中心化的中国社会。

从一定意义上说,对于中国共产党而言,这是更大型试验的一部分,是一个更宏大的学习过程的重要内容。全面、准确落实“一国两制”也为中国共产党提供了一个宝贵机会,去学习如何治理国家内部拥有不同社会和文化价值以及不同政治体系的地区,并保证其与国家主体社会之间的和谐相处,这一点尤其重要。

在1949年新中国建立之前,中国的处境是政治上一盘散沙、军事上四分五裂、外交上落后挨打;中国人民认识到,没有一个强大的中央政权、没有统一的政治领导和有效运行的行政机构,国家只会陷入混乱动荡,战乱频仍,不得不遭受外国干预和侵略。

他们失败了,而我们则大获全胜。

中国国家体这些各具特性的面向,必须有相关理论话语的支持。

会后,多家媒体与学车事业部总经理黄涛、车轮大市场及运营负责人赵凯进行了深度对话。

这些军国主义分子妄图用武力改造世界,甚至屠杀和消灭那些他们认为是低等卑贱、不文明、肮脏污秽及道德败坏的民族。他们幻想扮演上帝的角色,妄图使用霸权统治世界。

从此开始,中国致力于成为这个国际大家庭负责任的一员,为全球家庭做出自己的贡献。正如孙中山先生在其遗嘱中所言,“必须唤起民众及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

车轮也跟上了风直击O2O,但又很快刹住了车做了转型。黄涛认为互联网驾校的模式难点在于三个方面。一是政策,驾培行业属于政府强监管,不是特别市场化,且各个地域政策不同,标准化落地较为困难。

党和国家都无意成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领导者或担当任何国际警察的角色。和平崛起、不当头、不称霸是容纳于中国共产党官方理性之中的重要思考成果。

在过去的七十年,中国究竟经历了什么?我认为有以下几个方面值得高度重视。

推荐给大家。文章略长,但读完一定会有所得。

总结来说,车轮是从招生赋能,通过我们自己研发的智能硬件、高科技的智能产品,让教学的效率变得更高,通过这几个方面,帮驾校、教练提升他自己的收益或者是效率。

另外一些人认为中国是威权主义政治的卫士,以致一些西方学者甚至为此发明出“数字威权主义”这样的新名词;亦有些人视中国为秩序的挑战者。他们认为,这个东方的新兴大国不仅挑战现行的国际秩序,也挑战美国作为当前唯一的超级大国在全球事务中所享有的至高无上的领导地位。

在经济上,中国政府努力让自己成为执行高效、成果丰硕——有时甚至是具有神奇色彩的“奇迹制造者”,这是中国的第一个面向。国家始终扮演着国民经济的核心规划者、主要执行者和严格调控者的重要角色。党和国家亦努力适应新兴经济的要求,且在此过程中取得相当可观的治理成果。

但由于我国驾培行业的区域性和复杂性,随着驾校数量野蛮型增长,驾校管理模式欠缺,“吃拿卡要”成为驾校典型问题,教学质量参差不齐、教学水平不高、教练素质考核要求不高等问题依然存在,想要规范驾培行业依然存在巨大的挑战。

她认为,若说冷战尚属西方大家庭内部的争斗,未来与中国发生的对抗将是美国“首次面对并非属于高加索人种的强大对手”。斯金纳博士——她于2019年8月被迫离职,似乎依然使用一个多世纪前的“黄祸论”论调来看待问题。

《火焰纹章纹章之谜》《烈火之剑》《风花雪月》享受冬祭的超英雄与连翼英雄们登场!于本召唤活动举办期间,超英雄们将以 ★5 精选登场。此外,有超英雄登场的外传地图「幸福赠礼」和期间限定任务也同时发布。

事实上,早在2013年起,互联网+就开始渗透到各行各业。而直到2016年初,互联网才开始进入千亿级市场规模的学车行业,大批资本、人才根据政策风向纷纷涌入赛道。时下,依托互联网信息技术,借鉴滴滴出行的商业模式,打造了一批具有在线预约、计时收费等功能的互联网学车平台。然而大浪淘沙下,O2O泡沫破灭,互联网+学车领域内也倒下了一大批玩家。

无论如何,讲述与倾听都是好的开端。不管是外部还是我们自己,在迅速变化、斗转星移的发展中,都需要凝视与沉思中国的历史。它的辉煌与苦难一样值得探讨。久居香港的本文作者,则从离我们最近的“海外”视角给予了许多有益的观察。

赵凯:作为目前的车轮来讲,我们的基因更多还是做平台,实际上,车轮“驾考通”也布局了买车板块,但我们目前做的更多还是平台流量的模式。在汽车新零售这个环节里面,我们会借平台的优势帮到汽车主机厂卖车,包括线上线下买车和卖二手车业务的结合。

问:车轮在汽车新零售方面有没有新的举措?

学车、买车、用车,五大平台一个生态

首先在学车板块,车轮开发了一整套物联网系统,帮助驾校机构跟物联网做连接。黄涛介绍表示,从数据来看,智能硬件在驾培行业的落地应用对学员通过率的提升是非常显著的,从原来的22%的挂科率提升到现在11%的挂科率。

在整个驾培行业,车轮以平台的角色,瞄准车主和准车主两大群体,把超级驾校、超级教练、车轮驾考通、车轮学院、路考智能硬件,所有的数据和产品方面全面打通,将教练、驾校、学员连成一体,让他们的效应得到更大的提升。

黄涛:从交通现状来看,从政策监管层面,除了交警在交通标志、交通路况上做引导。以此往前推,驾培行业是源头,希望在驾校培训出来的学员素质应该是与时俱进的,从而减少后面交通事故的出事率。

党坚信,只要中国能够在国内政治、经济和社会诸方面取得成就,而如此人口众多的一个大国也得以保持和平稳定、人民安居乐业,这已然是中国人对全球发展和全球治理所能做出的最大贡献。

属于中国驾培行业、中国驾培机构和教练员的新时代大门才刚刚开启。

以下为黄涛、赵凯对话实录,经删减:

在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之时,虽然中国人仍一以贯之地埋头专注本国发展和内部议题;奇怪的是,中国的发展成就却使得其越来越被视为对西方发展模式和民主模式的一种“整体意义上的危害”;中国的发展道路甚至被认为是对从法国大革命以来人类社会所形成的“普世价值”的威胁。

中国共产党高度重视通过一个具有充分强大说服力的理论叙事去说明其目标与手段的正确性。拥有一个高度契合时代要求、而又面向未来的理论叙事,对于党而言至关重要。

不同人对中国国家体的认知各有不同。某些人士认定中国的崛起昭示即将来到的文明间冲突。今年五月,《华盛顿观察家》曾报导,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斯金纳博士(KironSkinner)的观点,她说“美国正着手准备应对美中之间将发生的文明冲突”。

昔者哲人有言,真正的人生自七十而始。

我的观点是,当我们思考中国的转型时,需认识到这是进行之中的过程、变化着的过程,以及不断试错和探索的过程。

最后一个理论观点则是毛泽东和邓小平都曾反复提及的一句名言:实事求是。

车轮在2016年、2017年成立了媒体中心团队,也就是说我们有自己的采编,可以写各种新车资讯报道,这是我们在新零售邻域做的一个环节。但具体到买车和卖车这个业务,目前是比较轻的模式。

这,或许才是七十周年国之盛典之真正意义所在。

历史和现实都告诉中国人,只有一个经济强大的中国才能避免再次被外国侵略、沦为西方殖民主义受害者的悲惨境遇。这是中国在国家战略上的最重要叙事。

与政治权力分裂的危害相联系的,便是关乎稳定和国家能力建设的理论。中国共产党相信和重视秩序和稳定;其解释是,若缺少两者中任何一项,国家就不可能取得任何成就,经济发展、有效管治、社会安定和国家安全均无从谈起。

当我们一起思考新中国曾走过的七十年历程之时,中国人民所追求的如下目标当为概念之起点,即:在全球社区中被公平对待以及以平等一员的资格参与全球治理。

同时,国际上,中国从全球大家庭中的一个昔日边缘化的成员、一个西方殖民主义侵略的长期受害者,转变成为国际舞台上越来越重要的力量。

感谢香港外国记者会邀请我参加今天的午餐会,与诸位著名记者、作家和朋友们一道思考我的祖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已走过的七十年征程,并探究她的过去、现在及未来。

人生七十岁,如释重负。外部的秩序规范早已被内化进入一个人的道德内核,遵守这些规范和秩序已因而成为“从心所欲不逾矩”的日常习惯;因此,人的心灵与行为得以真正自由——因为此时,规则的约束已转变为心灵的自律,人与礼俗规范的天人合一早已自然而然。

承办此次演出的澳丰文化总经理冯敦平表示,没想到《刘三姐》这么受欢迎,门票几近售罄。一位年轻观众看完演出后说,刘三姐聪明、善良、不畏强权,可谓女神范十足。“这些通过优美的中国民族音乐表现出来,让我深深沉醉其中。”

总体而言,从政治视角来看,党和国家在走过的七十年历程中,积极从各式各样的思想资源、教科书案例和实践经验去学习和领悟;党不断地、积极地发适应时代、进行改革和完善进步——即“自我革命”,同时也保持了社会总体秩序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的稳定。

政治领导力量软弱和分裂所引致的重重危险和恶果,是中国共产党强调政治权力集中统一的主要依据之一。

1983年的北京与现今的北京夜景(右)

中国并无必要介入当前的某些具体国际事务;事实上,中国参与国际事务的方向是指向未来,其轻重优先次序是十分清晰及合理的。

第二,中国的经济体制已从一个苏式中央计划经济转型成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经济体制的市场经济转型亦为国家治理带来全新挑战。

第一,中国从身处经济最不发达国家之列一跃而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1949年6月外国记者会从重庆播迁来港之时,由于长期的外国入侵以及内部战争,是时国民党统治下的中国,可能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70年之后的今天,中国已当之无愧是全球经济图景中的引领者。

而现在的车轮,则从原有的产品驱动升级为服务驱动。因此在用车上,车轮给用户提供了全方位的服务,包含驾照换证、违章代缴、油卡充值、年检、汽车延保、ETC等线上服务。除此之外,通过融合线上线下到店服务,车轮与合作商家进行了业务融合,覆盖了洗车、汽车美容、保养等。

教练处于什么角色?在驾校培训环节,70、80%的时间都是教练在跟学员接触,教练的一言一行,教练到底是什么样的教学方式,他说了什么样的话、做了什么样的事,对于学员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所以车轮非常重视提升教练本身的素质,教练自身还是老师,起一个育人的角色,整体素质提升了,整个行业里面培训出来学员的素质才会是一个高水准、高标准。

一个悠久而伟大的国家亦复如是。走过七十载风雨,淡定地看待过往已经取得的成就,认真关注的重点则在于未来的挑战与任务。

第二个理论叙事也是总结中国近现代政治史中而得出的,即:必须具有集中统一的国家能力。鸦片战争以来的170年间,正是旧的政治秩序逐步退出、新兴现代国家秩序在中国大地上逐渐建立起来的历史时期。

上次在深圳的线下沙龙,我和他对谈的时候就问起这件事:听了你的讲述之后,外国记者有否对中国加深一层理解?

当然,学习并非无所作为,而是对形势进行认真仔细的观察、分析与研判,研究各种行动模式、行为方式和信息流动,以及在政治活动中出现的各种场景,并保持适时采取必要行动的能力。

中国国家体并非一成不变。恰恰相反,她一直在恒常的变动与发展之中。当我们观察已七十华诞的中国国家体之时,适应时代的“变化”理应是其中的核心主题。

第一个理论叙事是落后就要挨打。这个观点是中国共产党长期以来通过对历史和现实的深刻反思而得来的。从1921年建党之初,党便从中国近现代史中总结出了这样的观点。党确切相信经济力量和国家自卫能力之间存在正相关关系,因此也坚定了要发展国民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决心。

更重要的是,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亦伴随整体经济成长而提升到崭新高度。在1949年甚至1978年,很少中国家庭拥有私家车。而今天,当我们由于交通高峰而被堵塞在北京的街道上而无法动弹时,大家抱怨的是如今中国人所拥有的私家车数量实在是过多了。这图景,70年前是无法想像的。

这也正是自屈辱的第一次鸦片战争以来的170余年中,中国人民前仆后继艰辛追求的目标之一。在我看来,这是“中国梦”的本质所在,亦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本质所在。

当前的世界秩序正是这场伟大战争的重要成果之一。那个胜利的时刻标志着现代中国的诞生,亦宣告当代中国国家体(bodypolitic)的诞生。中国人民无比珍视这个胜利的时刻,因为这是鸦片战争以来,中国第一次被视为西方强国的平等伙伴而参与到全球事务之中。

七十年风雨岁月,形成了有力支持中国国家体四个根本理论叙事。

针对这一议题,赵凯表示:“2015年互联网+很火,很多行业也出现许多巨头公司,但不代表每个行业都是如此。互联网驾校的坑车轮踩过,相较于‘互联网+’的说法,驾培行业一定是‘+互联网’互联网在里面起到的是赋能作用。”

(车轮学车事业部总经理黄涛)

我认为整个车主市场,包括整个交通行业、交通领域事故率的降低源头核心还是在驾培,车轮去引领整个行业抓安全文明教育的同时,还要让驾校本身要活得更健康。提升效率的同时就是在帮他们节省成本。

在买车上,结合平台资源,车轮深度连接了车友会老司机、学车的准车主或者是即将买车的用户,帮助准车主选车。在用车环节,则更多基于车轮原有的基因。黄涛表示,车轮最开始以工具产品面向市场,包括行车记录仪、查找车位等,这些工具产品为车轮生态沉淀了大批用户。

歌剧《刘三姐》由中国歌剧舞剧院携手“歌仙”刘三姐故乡的桂林市文艺演出有限公司倾力打造,是一部致敬经典、传承经典和重塑经典的最新舞台精品力作,2018年在中国首演。此次来澳巡演,以音乐会版形式,由70多人的演出阵容出演。主要演员来自中国规模最大、艺术门类最多、历史最悠久的国家级艺术剧院—中国歌剧舞剧院。该剧主创团队强大,由中国国家一级作曲家雷蕾担纲作曲。值得一提的是,雷蕾的父亲雷振邦正是1960年音乐风光电影《刘三姐》的作曲。

第二面是政治层面,国家始终是秩序的维护者和治理的实施者。于是我们看到,今天中国的政治体制是一个以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为基础、又注重发挥不同地方、不同社会群体及社会阶层、不同国民经济部门乃至不同个人的能动性与活力政治结构。

问:前端市场在转型,车轮是怎么提升传统的驾培行业?

第三个理论叙事是和平崛起。自1949年新中国建立,中国的关注力有一个逐步从国际转向国内的过程;党主要致力于国内发展和解决自身内部问题,同时为此目的创造有利的国际环境。

这是中国共产党全部意识形态的哲学基础。“实事求是”乃是一种非常务实的世界观,当然也是执政党运用的一个相当现实主义的操作原理。

问:车轮聚焦中国好教练,除了我们所说的教练是驾培行业的第一引路人,总结一下驾培的教练员在整个的驾培行业中占据什么样的地位。随着驾培教练员的资格证取消之后,我们如何在驾培教练员加强事前事中事后监管。驾培改革三年以后,您认为目前的行业发展情况下,行业取得了哪些进步,但是仍然存在哪些不足,应该如何改善?

总结一下,教练安全文明的引路人,我认为是影响了整个中国的交通现状。

“随着我对历史本身的思考逐渐透彻,那个与我的祖国十分不同的国家,她的历史,竟没有我以为的那样迥异于世。”

国家学习到要与逐渐变得自主的社会力量共同合作,但是也担心秩序出现混乱;国家认识到社会利益团体、文化和少数群体问题已经越来越现代化和多样化,但仍在国家治理层面寻找足够合适的现代化手段,去满足新的社会和文化力量提出的新要求;党和政府亦不断努力寻找新的途径去解决社会分歧和对立冲突。

因此,当踏入七十岁门槛之时,你理应更加自信。你不再向其他任何地方寻求指引—你的心灵即是你的向导,而你已真正成为自己身体与灵魂的主人。

文章的作者,是大家已经很熟悉的岛叔、《香港治与乱》作者阎小骏教授。今年国庆,他应邀出席了香港外国记者会,给香港的外国记者讲述自己眼中的新中国七十年。

据悉,该剧还将赴墨尔本演出。(完)

如同人生阶段一样,已走过七十年岁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更为理性、冷静、成熟,更加面向实践和未来。“实事求是”既是理论叙事也是指导原则,更是中国之所以能取得七十年巨大成就的主要原因之一。

征程仍在继续。我们看到,中国年轻一代正满怀希望面向未来,他们朝气蓬勃、信心百倍。他们将建设繁荣国家和实现民族复兴的信念与责任坚定传承下去,绵延不绝,世代长存。

摘下有色眼镜是困难的,那首先意味着自省。当下的世界保护主义与民粹主义泛滥,各路人群从各种动机出发宣扬中国的“威胁”;但事实上,正如浸淫中国史研究60年的美国学者柯文(Paul。 A。 Cohen)最近在《读书》所言: